大益集团 董事长(大益集团图片)

博主:adminadmin 07-11 108 0条评论

温馨提示:这篇文章已超过144天没有更新,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!

2019年11月27日,联合国大会宣布每年5月21日为“国际茶日”,以赞美茶叶的经济、社会和文化价值,促进全球农业的可持续发展。这是我国首次成功推动设立的农业领域国际性节日,彰显了世界各国对中国茶文化的认可。在第三届“国际茶日”到来之际,让我们走进云南省勐海县布朗族布朗山乡、澜沧县惠民镇的多个大益扶贫挂钩点、原料收购点,感受茶香润心田的美好生活,倾听茶农逐年增收、因茶致富的故事。

扶贫点·曼班三队

圆了“安居梦”,美丽家园入画来

“以前,看到陌生人进寨都会躲起来,很害怕跟外面来的人交流。听寨子里的老人讲,我们第一次从老寨搬出来后,生活节奏跟不上,大家陆续又搬回去了,前几年才搬到现在生活的地方。”村民岩恩罗说。

曼班三队是勐海县布朗山乡曼囡村委会的一个拉祜族寨子,距村委会10公里,全村共有18户64人。在各级党委、政府的关心帮助下,2001年至2009年,经历了2次易地扶贫搬迁。10多年前,他们全部是建档立卡贫困户,也是勐海县重点帮扶的“直过民族”贫困村,封闭、落后是这里的代名词。

2016年,在勐海县“百企帮百村”精准扶贫工作中,曼班三队成为大益集团勐海茶厂的帮扶对象。勐海茶厂以“扶真贫、真扶贫”的实际行动,特地组建由经营班子成员组成的扶贫小组,在企村合作上进行深入探索和实践,制定了“扶思想、扶技术、扶销路、促增收”的长期有效扶贫机制。

“授之以鱼、不如授之以渔,第一次到曼班三队,我们的技术人员就去教村民种茶树。我当时跟茶农说,把茶种好了、茶园管理好了,你们每年都有茶卖给大益。大益的帮扶不是给钱,而是交给大家谋生的技能,有了这个‘金饭碗’,大伙不愁温饱。”大益集团副总裁曾新生回忆。

曼班三队身处著名茶区布朗山,拥有天然的有机茶园,却因技术落后、少资金、常年与外界隔绝等原因,导致茶产量低、品质不达标、销路受限。帮扶工作开展后,勐海茶厂正在怎对曼班三队 的贫困问题,积极投入人力、物力、资金、技术,制定以“产业扶贫”为突破口,帮助茶农转变观念增强自身“造血”能力。

(大益技术人员教曼班三队的茶农炒茶技巧)

改变从深入了解开始。2017年8月15日,曼班三队22位村民走进勐海茶厂参观学习,流水线式生产线、花园式工厂、时尚温暖的茶庭、滋味醇厚的茶饮……让村民大开眼界。参观完后,村小组支部书记扎坎激动地说:“有大益的热情帮助,我们脱贫致富的动力更足了。”

扶贫工作开展以来,大益始终坚持依靠产业发展、技术扶贫,将“输血式扶贫”转变为“造血式扶贫”。仅2017、2018年,勐海茶厂连续抽调业务骨干,现场为村民开展茶树种植、茶园管理、毛茶加工培训10余次;主动提出为茶农捐建茶叶初制所、捐赠割草机及割草防护罩,并手把手教会他们使用技巧。此外,公司从内部调派拉祜族、哈尼族员工长期驻乡指导茶农做茶,帮助曼班三队有效提升茶叶品质成为日常工作。

以茶为媒、精准扶贫,脱贫不返贫。勐海茶厂以“公司+合作杜+茶农”的模式,长期与原料供应商、村委会签订干毛茶采购三方协议,要求原料供应商以市场价优先收购贫困户的干毛茶或鲜叶,帮助茶农稳定销售渠道。

“以前,寨子里炒茶,是把炒菜锅洗干净就炒,晾晒茶叶经常会跟衣物、蔬果等杂物一起晾晒,严重影响茶叶品质。现在,大家都已经规范起来,村小组长和驻乡采购员、原料供应商一起对各环节把关,原料品质逐年上升,价格也上去了。”大益驻乡采购员黄俊玮介绍。

统计显示,勐海茶厂毛茶原料收购区域,覆盖云南西双版纳、临沧、普洱等普洱茶主产区的16个县,惠及勐海县内20多万茶农。2016年至2019年,累计从贫困户手里收购毛茶1291吨,2020年在挂钩扶贫点旧过村委会、曼囡村委会、结良村委会,收购毛茶1062.39吨。

在国家、企业和社会各界的帮助下,这个住在山上、祖祖辈辈以狩猎为生,过着刀耕火种原始部落生活的拉祜族村寨,日子越过越好。23岁的村民小组长扎培介绍,曼班三队村民人均纯收入从2015年的2380元增加到2019年的8826元,现在每家年收入基本在3-4万元。

日子好了,村民的思想也越走越开放。走出深山上茶山,科学制茶、卖出好价、让子孙后代都走出去……从“小目标”到“大未来”,曼班三队有了明确的奋斗方向。

自1940年建成投产,勐海茶厂凭借82年的深厚积淀和经典传承,铸就了知名品牌“大益茶”,并多次与社会各界开展扶贫帮困、助学育才、关爱社会等公益活动,为弘扬中国茶道文化、推动云茶产业发展做出卓越贡献。

像曼班三队一样,在大益的带动、帮扶之下,以茶为生、因茶致富,用产业扶贫改变命运的典型还有许多。

老熊坚守布朗山15年,最难是改变茶农的观念

雷声隆隆、一场午后的春雨说来就来。

透过绵密的雨雾,眺望与缅甸相邻的布朗山,如到茶海。

独一无二的生态环境孕育出品质好、茶气足、香气独特的布朗山茶,每年吸引无数的茶商、茶人到这里选购原料。大益原料供应商熊宴宗2006年进入普洱茶行业,选定这里作为根据地,十多年来一直深耕于此。

(章家三队的茶农在采摘春茶)

2009年,他在布朗山乡勐昂村委会新南东建盖第一个茶叶初制所,收购周边多个村委会的鲜叶加工。多年来,在大益的带领下,他积极与多地村委会协作,一边为茶农解决茶叶销路,一边捐钱捐物帮助村民改善道路等基础设施。

布朗山是全国唯一的布朗族乡村,全乡种茶24万亩,是勐海名副其实的产茶大乡。但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,茶叶满足生活需要,却并未给布朗族群众带来增收,全乡7个村委会,除班章村委会外都是贫困村。

随着脱贫攻坚工作的开展,茶农愿意接受新事物、学习新技能后,大益分片区对茶农进行理念、工艺、设备方面的帮扶。作为大益原料供应商,熊宴宗担当着原料品质把关“第一责任人”,他时常跟随大益驻乡采购员进村、进户为茶农提供技术服务。

在不断的摸索与协作后,茶农制茶由粗放式管理向精细化管理转变,茶叶生产技艺、产品质量、家庭收入得到了显著提升,茶产业成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主产业。2019年,布朗山1011户贫困户靠茶叶产业全部脱贫,茶叶成了改变布朗族命运的“金叶子”。

尽管如此,这两年熊宴宗仍然时常奔走在巩固提升脱贫成果的道路上,时不时就进村入户给茶农做思想工作。“有句话说得好,制约布朗族发展的除了高山,还有思想上的‘大山’,必须瞄准短板弱项精准帮扶,防止返贫。”

2021年,熊宴宗在有着“小班章”之称的章家三队,建盖了一个“豪华型”原料初制所,其占地面积达7亩、晒棚面积达2000平方,生产区、生活区完全独立。该地属章家村委会核心位置,他和儿子一天之内就能跑完章家村委会的6个寨子,可以及时将农户的鲜叶收购到这里,按照大益的品质标准进行初制。

“若初制不及时,不仅影响品质,损耗还大。这个片区的茶叶品质一直都很好,有独特的地域香 ,但以前路不通,极少有人来收茶。”熊宴宗介绍,2016年以前,章家村委会80%村民都是建党立卡户;近年,每个村寨陆续开始买小汽车,外出务工的人都回来做茶了。现在,在交通最为闭塞、经济较为落后的新囡村,也开始每家每户请工做茶。

大益驻乡采购员李忠桃在一旁补充到,新囡距缅甸直线距离不足两公里,是布朗山距国境线最近的一个村寨。以前,从村委会进去16公里的路程,运气好遇上好天气,也得3个小时才能到。“那边山高坡陡,进寨子要穿越一段原始森林,河对面就是缅甸,很多人开玩笑说摔一跤就能出国、到缅甸去了。”

临近傍晚,一车车鲜叶拉进熊宴宗家的初制所,一袋袋茶叶在秤上堆成小山,村民们乐呵呵的将鲜叶进行摊晾。车间里电热型杀青锅、揉捻机正在不停翻转,工人们抓紧将做好的茶叶在篾笆上摊开晾晒……

经过十多年的专业积累和学习,熊宴宗的妻子李琼已经当地比较有名的“制茶工程师”,她家初制所每一批交到大益的原料都有她的把关。

据她介绍,通过这几年的技术培训、设备改进,章家村委会的茶农从卖鲜叶变成卖鲜叶和加工的毛茶相结合,价格翻了几倍,收入也在不断攀升。

“现在,周边的这些寨子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晒棚、揉捻机等初制设备。今年雨水好,茶叶发得比较快的时候,他们也会采摘一部分自己做初制。”

邀同乡共建“扶贫车间”,300多户茶农跟着富起来了

从勐海县城出发,沿着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一路向北,树荫遮蔽了日光、湿润的空气清新而舒适,一树树大白花在山谷间若隐若现,墨绿色的芭蕉树树立在路边……大约2个多小时的车程,终于抵达普洱市澜沧县惠民镇旱谷坪村邦中新寨。

86年的汉族小伙子李壮云,皮肤晒得黝黑、腰背却挺得笔直。他在茶叶初制车间,检查电器设备时,发现电源指示灯还亮着,他快速切断电源,接着又重新收整箩筐、铲子等工具。“这两天是鲜叶最多的时候,工人昨晚做了一晚上的茶,早上才歇下。”他略微腼腆的说到。

听到这话,他师父忙打趣:“壮云,做事认真、有胆识。近两年,干劲越来越足,年年都在升级设备,规模越做越大,当年的帅小伙也是个老茶人了。”

李壮云抓抓头笑称,自己不是个读书的料,10多岁喜欢骑着摩托车去各村玩,看到品质好的茶就买点到街上卖,挣油钱。21岁时,开始陆续少量收周边农户的鲜叶,自己学着初制。如今,他已是旱谷坪村有名的制茶大户,初制所面积达1700多平方,周边有7个村、300多户茶农全年的鲜叶、毛茶都是交到他的初制所。

2019年,他成立了合作社,吸引10多位30到45岁年轻合伙人,入社一起做茶。2021年,澜沧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他的初制所挂牌“就业扶贫车间”,为他提供20万资金扶持,希望他越做越强,带领更多的茶农增收致富。

说起李壮云的创业故事,不得不先说说它的师父王有忠。现年54岁,2005年开始做茶,2006年成为大益原料供应商。当普洱茶市场处于低迷期,很多茶农只能等着外地茶商进村收茶、看茶给价时,他仍然不愁销路,更不用愁卖了茶拿不到钱。

“当时,虽然行情不好,但勐海茶厂每年还是在坚持收原料。我隔2、3天就要开着车去交原料,每次都能很快就拿到货款,不欠茶农1分钱,这让很多人非常羡慕啊!”王有忠回忆。

“是我师父带我进入大益的,他帮我联系了采购员,开了试卖的入库申报单,我就把茶叶拉到勐海茶厂现场验收。能过关进库,就说明以后的销路不用愁了,过不了关我可能也没法干到现在。”近10 年过去,说起2013年第一次到勐海茶厂卖原料,他仍然记得,当初面对严苛的验收程序、铁面无私的审评员时,内心的紧张与忐忑。

惠民是普洱“绿三角”旅游区的南大门,旱谷坪村距离村委会驻地7公里,国道219线从寨边穿过,是澜沧过往西双版纳、景迈山古茶林等著名旅游地的必经之路。生活在这里的人,世代以茶为生,每家每户都有满山翠绿的茶园。

惠民镇付腊村前村委会主任刘建红介绍,2007年以前,因交通不便、无销路、价格低、收益少等因素,村寨里很多人放弃了茶,转为以种植玉米、水稻,维持生活,每家年均收入2000、3000元。现在,整个旱谷坪村,3400多户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都是茶,家庭年均收入翻了10几倍,这些初制所建起来以后,帮助周边村民提供了就业岗位。

2007年到2013年,市场低迷、行情不稳,卖了茶拿不到钱是常事。“以前,我收了农户的茶,经常都是赊账,回款快的时候1星期、慢的时候1个月,才能给他们结账。现在,很多茶农卖了茶,拿钱也不着急,都是我们催着他们来结算。”敢想、敢干、不怕吃苦的李壮云,说起当年的窘境,感慨万分。

第一次到勐海茶厂卖茶,李壮云是开着拖拉机去,路不好走,一趟要8个小时,一来一回要2天时间。正式与大益合作后,他的生意越做越大、日子越过越好,还带动周边的村寨将茶发展成为农民增收致富的主产业。

2014年,他买了第一辆小货车,运输茶叶更为方便;2016年,他和村里很多人一样,用国家补贴的4万块,加上多年的积蓄,盖起三层高的楼房,为一家人改善了生活。今年,他还打算,再扩大晒棚面积,让原料品质更上一层楼……

从一跃千年的曼班三队;

到扎根布朗山,15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做茶的熊宴宗一家;

再到敢想、敢试、有担当的85后年轻小伙李壮云。

三个故事,都在讲述着,茶叶这片古老神奇的树叶,已经越来越明显的改变着云南偏远山区众多少数民族群众的生活。

近年,大益集团以“让天下人共享一杯好茶的美好时光”为发展愿景,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的茶产品、茶生活服务的同时,带领茶农们走在乡村振兴的大道上。

(中国日报云南记者站)

The End

发布于:2022-07-11,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送茶叶网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