崂山竹子庵(崂山竹子庵风景区)

博主:adminadmin 07-11 108 0条评论

温馨提示:这篇文章已超过144天没有更新,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!

竹子庵牌坊

俯视竹子庵

志异者,记载奇异之事。

崂山志异,记载崂山的奇异之事。

崂山早年有个大财主叫赵吞天,鬼头鬼脑蛤蟆眼儿,挺刁。这人真歹毒的够呛,身上穿的滑溜溜(绸),住的房子是屋上屋(楼),家里养的是狼虫虎豹-大群(爪牙),大斗入小斗出,花花银子冒天起。他家为了盖那栋冒天起的楼,把崂山的树林砍的渣子不剩。穷人都种他的地,打的粮食二八分成,他的八,穷人二,碰上歉年,穷人就没个活命。

竹子庵大门

山下有个楞头小子,名叫张义,一年到头,头拱地干活儿,还是养不活爹娘。有年年景不好,张义打的粮食,等缴了租就剩下半麻袋粗粮了。

缴完租,他从赵吞天家往外走,一边儿走一边儿哭。正哭,见有人碰了他一下,抬头一看是个白头发的老妈妈,他--愣怔,就见老妈妈手拿着泥缽儿往他跟前一递说:“孩子,拿去吧,它会帮你过好日子。”就把缽子递给他。

竹子庵东院

他接过缽子没当回事,又往前走,走了不到一脖子远,听见缽里“哗啦”一阵响。低头一看,原来自己在给赵吞天割谷子的时候搓了一把小米,放在布袋里,想回来给娘尝尝,可自己的布袋破了,又把小米漏到缽里去。庄稼人从不舍得--粒米抛撒了,赶紧从缽里收起米啦儿,又放到另一个浸破的布袋里。这一收不要紧,收起一把缽里又出来一把,收起一把缽里又出来一把,眨眼工夫缴租的那条空麻袋就装不了啦。这个事可真把张义喜煞啦,他背起小米拿着小缽,三步两步跑到家,和爹娘一说,把全村穷人都叫来收小米,眨眼间小米儿就成了山。

竹子庵录的银杏树

这事赵吞天一知道,就气的他蹦蹦直跳:穷人都有饭吃,谁还给他扛活儿?穷人都不给他扛活儿,他能活几天?

赵吞天带着他的儿子狗绳,一蹦二十四根地瓜垅,来到张义家,进门没管三七二十一,仗着有权有势,捞着泥缽儿就使脚跺。跺坏了不就完啦!你想,大伙儿的命根子谁容他来跺?等他才刚要踏上一只脚,张义一看气不过,巴巴就是两耳光,差一点儿打他个狗抢屎。赵吞天的儿子狗绳,一看爹吃了亏,叫了声:“爹!”一下子把他拉出缽儿来,奇啦,狗绳拉出一个爹,缽里又出来一个爹。大伙一看,正发愣,把个狗绳也弄糊涂啦,他叫一声爹,拉一个爹,叫一声爹,拉一个爹,接三连三拉出七七四十九个爹,狗绳一看,爹们站了一天井,连他自己也分不出哪个是他的真爹,哪个是他的假爹,就再也不敢拉了。你寻思不拉就算完了?不完!这些爹们可又争开啦,这个说:“我是真爹,赵家的家业是我的!”那个说:“我是真爹,赵家的家业是我的!”正动手打的厉害,又见从门外走进那个老妈妈。嗨,这老妈妈真有本事,听说是崂山里边儿的,不知真名,大伙都叫“南海老婆子。”

碑记

她不着急,一边儿笑嘻嘻,一边儿往缽子跟前走,就见她把缽口一捣,朝赵吞天腚上狠狠一脚,就踢出缽子去了,缽里面再也不出爹了,这会正正有五十多个。这些爹们越打越狠,转眼打死了四十九,还剩一个也是半死不活的。狗绳一看,也不管他是真爹是假爹,反正就剩一个了,,好歹弄到他家炕头上。不到两天嚥气啦,这会可好,连一个爹也没有啦!

大伙挺愁,有人说;“伙计,咱有吃,也就不愁穿,有个聚宝盆还怕什么?吃水不忘打井人,咱就给这个老妈妈立个生祠吧。”大伙儿说:“没有木头呀!”有人说:“看你这个笨劲,我家门前有竹子,咱弄棵竹子往缽里一扔,不就有啦!”大伙说:“对对对,就这么办。”还有人说:“我家有棵树。”就这么,木头、竹子都有了,不几天就盖起了一个庙,盖完还剩一些干竹子,怎么办?大伙就把竹子栽到庙的四周。你没看见?到如今,那竹子还是漫山遍野的。庙要有个名呀,起个什么名呢?大家伙儿说,就叫个“竹子庵”吧!

长生亭

有人要问:“那个聚宝盆哪去了?”嗨,五十个爹打起仗来还有法儿看?手挽拉,脚蹬打,三弄两弄揉搓碎了。大伙儿真不舍得,一人捡了一块瓦碴,攥到手心里了。

老妈妈哪里去了?嗨,办完事儿,蹓蹓地跑了。

观音殿

金丹早成

竹子庵西院

(——谢谢R阅读——)

The End

发布于:2022-07-11,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送茶叶网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