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班章茶树王的主人(老班章茶王树图片)

博主:adminadmin 07-11 112 0条评论

温馨提示:这篇文章已超过147天没有更新,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!

今年上老班章的人数明显少了。从勐混坝子通往老班章的弹石路上,一路通畅无阻。据往年上山的老司机介绍,往年这条路上总是堵车,停在老班章村外的车一直停到了停车场百米开外。而今年,寨门口零星排着两三辆车,仿佛是秋日的场景。

前往茶王树的路上依然是村里人最扎堆的地方。从2017年茶王树以32万每公斤被购买后,引爆全网,自此茶王树便成为普洱茶界最大的IP。即使不喝茶的人,也想来瞻仰一下这棵传说中的茶王树。来到勐海与老班章茶王树合影成为一项必打卡之事。

2018年,茶王树再次拍出惊人的68万每公斤天价。2019年,当众人开始期待茶王树是否会刷新价格时,茶王树生病了!没有发芽,没有采摘,病恹恹孤零零地站在那里,颓态尽显让无数人唏嘘不已。2020年春,老班章茶王树还好吗?

通往茶王树路的两边茶树已经开始发芽,颜色油亮嫩绿,透露着无法抵挡的春意。而围绕茶王树的竹栅栏,从去年十二月起又往外推了2米,扩大了茶王树保护区范围。人和茶王树的距离更远了。

位于圈地中间的茶王树,经过去年专家轮番问诊后,似乎回光返照,左侧虽然依旧枯瘦,右侧的枝桠上却染上新绿,有了一丝生机。茶树周围的土地也被翻过一遍。从栅栏处到茶树约5米的距离,从正面用肉眼很难看到茶树的细节。

走到茶树后面,反而更清晰:

据知情人士透露,茶王树生长状况虽比去年有所好转,但采摘基本无望。并且茶王树的所有权或将移交给老班章村小组集体,成为集体重点保护对象。

普洱茶的热点新闻其实不多,春茶和著名的茶王树就占去大半。可以说,茶王树是一座村寨精神气的代表。而老班章茶王树,一定程度上,更是普洱茶精气神的代表。其重要性可见一斑。归村小组管理之后,茶王树的再次采摘变得遥遥无期,茶王树茶也几成绝唱。

这么一想,2017年杨尚燃先生用32万每公斤买下的茶王树,又便宜又稀缺,还赚足了眼球,可能是所有茶王树交易中最划算的一笔买卖。(独家:花32万买一斤老班章的神秘人现身,我没有疯也不是土豪,只是因为……)

2016年,杨先生与老班章茶王树主杨永平签署了购买合同,以32万每公斤的价格获得茶王树的头春采摘权。是普洱茶界至今还津津乐道的事情,也开启了春茶领买茶王树的先河。2017年3月30日,彼时人们还可以直接站在茶树下围观。

老班章茶王树在现场所有人的见证下,在天上无人机,地上摄像机的全程监控拍摄下,由老班章茶王树的树权拥有者杨永平完成了开采全过程。当天采完的鲜叶制成毛茶后只有2公斤,杨尚燃先生将其压成5饼,每饼357克,剩下100多克则和朋友分享品鉴。

老班章茶王树并不是第一棵生病的茶王树,因为它名气大,从而引发了大家对生态以及采摘的关注。出于种种原因,云南的森林在某一时期内存在乱砍滥伐的现象。就以云南西双版纳为例,因过度砍伐,导致该地植被覆盖率从1976年的约70%降到了2003年的50%以下。

云南有许多著名的茶王树是在近30年内死亡的:

南檽山茶树王于1994年枯死,死因是自然死亡。2007年,千家寨2号茶树死亡,死因是虫害。巴达山的茶树王也于2012年匍匐倒地死亡,死因树心老空无力支撑树冠。易武落水洞的茶树王于2018年死亡,死因是虫害。

南糯山茶王树

曾经负责南糯山茶王树抢救工作李远烈说,生态大环境变迁给古茶树带来极大影响。当年是野鸡鸣叫、鹿兔奔跑、野猪游荡,猴群在树林中嬉戏,不时还有虎豹出没,花果藤蔓挂满树干,鸟语花乡,参观者还需要带枪前往,保护安全。各种动植物相得益彰,处在一种平衡和谐的生态环境中。大茶树周身披绿,生机昂然,安乐舒适地生长在树阴之下。人们知道,茶树有喜温、喜湿、耐阴的特性。

李远烈感慨说:“随着社会的发展,人口的增加,人们受经济利益的驱使,乱砍滥伐,优越的生态环境被破坏,茶树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各种病虫害也蜂拥而至,茶树王周围千百年来的优质环境荡然无存。”所谓“救”,不过是缓解下死亡时间,最后南糯山茶王树还是脖子一歪,死了。

今天的老班章茶树王,命运又将会如何?

The End

发布于:2022-07-11,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送茶叶网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